日前,广东潮州饶平县一男子称驾驶特斯拉准备停车时,车辆突然失控高速狂奔2公里,接连撞上两辆摩托车和两辆自行车,造成2死3伤的严重后果。

  事故发生后,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潮州事故车主亲属认为,是特斯拉“刹车失灵”才导致了本次事故,而特斯拉则向记者回应,是驾驶员全程没有踩下刹车的动作。

  就此,7名律师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特斯拉没有或无法鉴定“刹车失灵”,车主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晓玲表示,如果被认定驾驶员全责,驾驶员可能被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假如车辆质量被鉴定出现问题,则车企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11月14日,车主、特斯拉方面均向记者表示,警方在寻求第三方鉴定机构的鉴定。记者致电潮州饶平公安局、潮州饶平报警中心值班室,对方表示此事由公安部门中队处理。记者致电中队,电话未能接通。

  如果车辆质量故障导致车祸 车企应担责并召回

  如果暂时不考虑第三方机构能否进行鉴定、特斯拉此次事件中是否出现了“刹车失灵”等问题,假如驾驶员因为车辆原因导致交通事故,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

  北京市国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立新向记者表示,如果确认车辆原因导致的交通事故,那么汽车厂商应该承担全责,除非由厂商证明司机确有过错,司机才应承当相应责任。

  朱立新补充称,目前刹车失灵的鉴定是属于技术问题,假设确实某品牌鉴定车辆质量出现问题,不仅该有关事故的责任应由厂商全部负责,厂商还需要依法召回该批次存在安全隐患的全部车辆。“这方面法律有明确规定,目前最关键的就是技术鉴定的结果”。

  曾经担任过河南安阳特斯拉车祸代理律师的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贞表示,如果因车辆刹车失灵导致的问题,也即是属于车辆构造、设计上的问题。对于受害者而言,可以向驾驶员、车辆所有人、车辆所参保的保险公司、要求承担“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的侵权责任。对于驾驶员、车主而言,可向车辆的经销商、生产厂家要求其承担产品质量不合格的赔偿责任。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葛磊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是因为特斯拉公司生产的轿车刹车质量问题,引发本次事故,应当由特斯拉承担最终的赔偿责任。受害人可以向汽车生产者请求赔偿,也可以要求销售者进行赔偿。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赖芃向记者表示,假设这确实是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的问题,根据《民法典》第1175条规定,损害是因第三人造成的,第三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同时,《民法典》还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生产者请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请求赔偿,产品缺陷有生产者造成的,销售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那么生产者承担最终的侵权责任。

  具体到本案,假设这确实是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的问题,被侵权人及其法定家属可以直接向司机主张侵权赔偿责任,司机承担赔偿义务后可向生产者、销售者追偿。

  张晓玲表示,如果最终鉴定为机动车为刹车失灵,车辆自身缺陷(包括技术)造成,机动车驾驶员在承担责任后可向厂商追偿,如果驾驶员因此负刑事责任,厂商也应承担驾驶员的损失赔偿。

  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由于车辆所有人对其所有的车辆具有保障其安全行驶的义务,如果车辆所有人没有发现、未能及时排除故障或者在车辆行驶过程中发生故障的,如无法踩下刹车,无法启动汽车等情况,造成交通事故的,该故障车辆的所有人应当承担责任。另外,如果因为驾驶人员的操作问题导致的车辆失控,从而造成了交通事故,驾驶人亦应承担责任。

  如果是驾驶人无法预料到的产品缺陷,由此造成交通事故的,属于产品质量问题,那么受害人向车辆所有人请求赔偿后,由车主垫付,后期向车厂商追偿,如厂家拒绝,则可以通过诉讼手段。

  特斯拉方面与车主家属方面都各执一词,但是对于事故责任的认定应当依据事实和证据。目前阶段应寻求专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鉴定,公平、合理、合法地对事故的责任进行认定。

  保险公司可承担部分民事赔偿

  需要注意的是,假设事故原因包括“刹车失灵”,补偿未必需要都由司机来承担。张建平向记者补充称,如果是车主因为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事故,可以看看这辆车是否买了交强险、商业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民事赔偿部分可以由保险公司来出。

  葛磊也表示,是否是车辆质量原因导致事故的发生需要通过鉴定来最终确定,车主是否承担责任需要看车主的驾车行为与最终发生的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经过经鉴定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车主需要根据相应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他指出,如果车主购买了保险,如第三者责任险,车主可以在保险赔付的限额内,要求保险公司对被害人的损失进行赔付。

  “目前刹车失灵不能说是法律空白,因为这在法律上属于‘事故原因’,如果能够被鉴定事故原因是车辆原因,与司机个人原因造成交通事故的定责肯定不一致”,张建平表示。

  赖芃还表示,类似本案,实际上存在两重法律关系,其一为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其二是产品责任。无论是交通事故侵权责任还是产品责任,我国《民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均作出相应的规定。所以,建议被侵权人及其家属等应依法理性维权,遵循法律途径维权。

  如果特斯拉没有“刹车失灵” 车主需承担刑事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则向记者回应,是驾驶员全程没有踩下刹车的动作。如果特斯拉没有出现“刹车失灵”,车主需要承担责任吗 ?

  朱立新向记者表示,如果无法认定或者排除车辆质量问题,假设这起事故是由司机错把油门当刹车的情形,那么全部责任应当由肇事司机负责。

  陈贞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

  陈贞指出,若难以判定车辆本身存在问题,造成人员伤亡的,车主不仅面临民事责任,还会面临刑事责任。根据视频,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应为无过错责任原则。也即是说在行人无过错的情况下,车主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刹车是否失灵需要进行鉴定。若对刹车失灵的问题无法查清,还是会按照现有的法律,以刹车未失灵进行追责。”陈贞表示,如果在刹车失灵未查清的情况下,而开创先河,减轻驾驶员责任,可能会造成后来者效仿,因此鉴定结果尤为重要。

  广东法制盛邦律所资深律师张建平也表示,如果这个交警事故认定书认定车主负有全部责任,或者是说主要责任,因为他毕竟造成了两人死亡,他不仅要承担民事赔偿,还有刑事责任,就是交通肇事罪。

  张晓玲在观看视频后向记者表示,从视频、司机亲属公开发言,无论司机是处于躲避、逼停等原由造成了事故,此次交通事故中的死亡、受伤的受害者没有出现过错,因此驾驶员应该承担全责。就本案而言,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驾驶员要承担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 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包括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

  第四条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包括死亡二人以上或者重伤五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

  付建认为,根据视频显示,本案中均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那么特斯拉车主一方在交通事故中负主要责任的,承担80%的赔偿责任。当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时,由特斯拉车主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如果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过错的,可以依照过错程度适当减轻。

  “综合考虑,法院按照最高七年来判决的概率不大,根据此前的经验,三年至四年的概率比较大”,付建表示,假设车辆没有质量问题,司机没有醉驾、逃逸等情况,致两人死亡一般判刑不会超过五年。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编辑:张志强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