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2月23日消息(记者姜鹏)“乔(心昱)总确实走了,有一个月了。”近日,针对长城汽车哈弗品牌营销执行副总经理的离职传闻,有长城汽车内部人士王晖(化名)向央广网记者证实。

这是近期关于长城汽车的第三起高管人事新闻了。

不久前,一则小鹏汽车的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被踢爆,包括长城汽车出走的现任小鹏汽车总裁王凤英“挖来”了张利,后者为长城汽车原高管,与王凤英关系密切。央广网曾向长城汽车做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2023年12月底,网传长城汽车哈弗品牌原总经理李晓锐离开长城汽车,跳槽至小米,后得到双方证实。

尽管背景不一,但接连的离开又在长城汽车离职高管名单上新添了几笔。大概从2018年开始,随着长城汽车全球化加速,多品牌发展,迅速从业内召集了刘智丰、文飞、柳燕、宁述勇、余飞等一批汽车营销高管。

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2019年初就出现高管悄然退场,从刘智丰到柳燕,从文飞到乔心昱,一直没有间断。他们之中履职长城汽车时间稍长者也不过5年,短的只有3个月,其中成立8年的魏牌更是经历了严思、柳燕、张洪汉、余飞、乔心昱、陈思英等一众外来高管,来了又走,而市场就在这样频繁进出中一边刺探着离职缘由,一边好奇长城汽车为何留不住人。

来去匆匆的高管们

“近期由于家中的一些情况,我不得不在这个不太恰当的时机暂别关注我的粉丝、一起奋斗的小魏同学们……”2023年10月13日,长城汽车旗下原魏牌新能源CEO、坦克品牌营销总经理陈思英在个人微博上确认离职,并得到长城汽车CGO李瑞峰的呼应与祝福,表示惜别了位一见如故的战友,很遗憾,并感恩陈思英对长城全力以赴的专业投入。

彼时,距离陈思英从吉利集团转投长城汽车才8个月。颇为有趣的是,陈思英的家务事似乎很快处理完了。

2023年11月30日,星纪魅族举办魅族秋季发布会,陈思英以星纪魅族集团高级副总裁、汽车事业部总裁出席;2024年1月2日,陈思英再度履新,出任极星科技首席运营官,重回“吉利系”。

市场一边揣摩吉利汽车有何“魔力”吸引他回归,一边又细数从长城汽车离开的高管们,盘算过往。

2016年左右,为改变过度依赖SUV等销量突破问题,长城汽车开启多品牌战略,尝试打破增长瓶颈,相继推出魏、欧拉等品牌,并从聚焦国内转向进军全球,通过更大容量的全球市场获得更多增长空间,开启新的商业冒险,实现产业全球化。

为此,长城汽车针对传统模式和组织架构进行调整与补强,尤其是营销领域得到强化。一面,长城汽车加大投入。长城汽车2023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在广告及媒体服务费一栏,广告及服务费支出为17.15亿元,相比2022年同期的10.48亿元,增加近7亿元。另一面,积极引入外部营销类人才,来自豪华品牌、合资品牌领域的各路高管带着响亮名头加盟。

曾在戴克奔驰、北京现代任职过的刘智丰于2018年10月出任长城汽车专项副总裁兼哈弗品牌营销总经理;履历包括东风日产、沃尔沃、英菲尼迪的文飞自2018年加盟长城汽车,历任哈弗品牌营销副总经理、哈弗品牌营销总经理和哈弗品牌总经理等职务。

同样是2018年9月,柳燕入职长城,担任长城汽车专项副总裁兼魏牌营销总经理,全面负责魏牌。而曾在奔驰、大众任职的乔心昱也于2019年9月加入长城汽车,后出任魏牌CMO……当然,长长的名单中,还包括宁述勇、李晓锐、余飞、果铁夫、陈思英、乔心昱、张洪汉等。

可就在市场沉浸于长城汽车兵多将广之时,却发现来得快,走得更快。

2019年3月,刘智丰被爆加入吉利汽车,履职长城汽车不过5个月,但这还不是最快的,作为高合汽车市场与公关传播高级总监的果铁夫于2023年2月加入长城汽车任公关总经理,当年5月就宣布离开,时间不过3个月。时间稍久者如乔心昱和文飞,在长城汽车任期5年左右。

其中,成立8年的魏牌更像是一面镜子,在穿梭不停的高管面孔里,映照着来去匆匆的人们。

首任魏牌负责人严思任职不到两年离开,柳燕的情况也大致相同,以及曾在此任职的张洪汉、陈思英、余飞等一众高管,都与它渐行渐远。

有意思的是,除陈思英等少数人主动发声外,更多人的离开都为外部所爆,如乔心昱、李晓锐、余飞等,均无具体说明。

或多或少与他们同长城汽车签署竞业协议相关。“转正后会签,一般实习期是半年到一年。”有接近长城汽车人士透露。

岚图汽车方面消息称,2022年7月,余飞从长城汽车转投岚图汽车,但因竞业协议,并不能公开对外。

类似的低调离去,在人影幢幢之间,让市场关于离职的缘由更加好奇,并不时将原因与业绩牵连在一起。如柳燕负责魏牌时期,表现并不如预期,销量较为低迷,可陈思英负责魏牌期间——2023年魏牌累计销售41602辆,同比增长14.35%。

这显然无法说服市场,更无法给想选择长城汽车的人一个精准坐标轴。

曾在长城汽车出任品牌高管的张翰(化名)表示,长城汽车原有的管理模式与发展方式相对粗糙,强调执行下缺乏柔性,企业文化相对单一,跟不上长城汽车全球化新诉求,“长城全球化战略是一次由内而外的转变,涉及到模式转换、机构升级、文化融合等全面变革,衡量着长城汽车改的意愿、改的能力,还有改的土壤与环境。”

他认为,这是企业文化和土壤的问题,需要长城汽车打破惯性,但这往往是企业最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在不确定环境中,会存在反复性,并与现实激烈碰撞。

事实上,就在这样的碰撞中,动作变形了。

长城需要什么样的人?

最近,长城内部通讯群传着这样一则消息,“长城人儿APP,只坑长城人儿自己的APP!淘宝卖70的美的电热水壶,你卖1万豆,贵30块钱。员工内购的意思是员工用更高的价格去购买是吗?吃相真的别太难看了啊,员工的幸福感就真的不重要吗?你不好好对你的员工,处处都去克扣,去坑,员工怎么会认同呢?”

央广网了解到,长城人APP是长城汽车自行开发的,为员工使用,会以豆子方式下发相关奖励或补贴。“以前发现金,现在是豆子,只能在长城自己的购物平台用,但是价格上……”有来内部员工透露。

简单事件分析,类似议论或许是对管理上的挑剔,但如果更清晰长城汽车布局,或许又代表长城汽车在构建封闭“小社会”中的缩影与争议。

曾在长城汽车工作的张帆(化名)告诉记者,长城汽车产业不仅包括汽车,还有教育、地产、商场,“比如熟悉的长城家园就属于爱情地产,商场叫爱情商场,可以说除了没有医院,长城汽车已构成一个生活闭环。”

“在长城上班挣工资,住着长城家园小区还着房贷,孩子上着长城学校,开着长城的车。完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长城挣钱长城花,一分别想带回家’”亦是网络间评论。

为了管理这样的“小社会”,长城汽车崇尚军事化。“入职大学生先军训一个月,每天都要跑步。”张帆表示,长城汽车的惩罚举措也很多。

央广网了解到,在长城汽车,人情世故份子钱早期不能超过50元,后有所上涨但也有限,邀请范围不超50人,内部鼓励举报,对贪腐行为实施0容忍,有类似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姑侄舅的亲属关系不能在同一部门工作。

长城汽车官网引用媒体一段文字称,“魏建军出生于军人家庭,行事作风有着明显的纪律性,也有着军人般坚强的意志,做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接近魏建军的人表示,魏建军的意志坚强到几乎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

突出执行、服从,纪律严明,强调隐忍式军人生活——这更像是长城汽车在打造低欲望、等级和纪律分明的“小社会”。张帆认为,长城文化更加刻板,只是工作需要人去执行,至于是谁往往不是那么重要。

也许,这样的单一文化帮助长城汽车顺利成长到80万辆级,但在面对全球化、多元化以及更开放的新世界时,尤其需要创新与活力的营销领域时,却碰出异样的火花,冲击着常识,压抑着欲望。

事实上,营销本身就是一个注重创新的工作,更需要舞台和自由度。接近长城汽车的知情人士李峰(化名)表示,“长城汽车更需要(外来高管)听话,很多人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很多时候会被压制,发挥不了。”

这也是长城汽车传统文化在新世界的不适和变形,事实上从一开始营销变革就出现轨道偏离。央广网获悉,在2018年前后,为了突出营销,长城汽车进行大规模人员扩充,薪酬上较为优厚。一则2021年长城汽车外招普通公关传播经理,显示薪酬是25-35K/月。

这比在长城汽车成长起来的员工薪酬要高,这种情况的发生很难让他们心如止水。“而同样是按北京薪酬招人,但是在保定工作和北京工作也有区别,北京就能双休,但在保定只能大小周,光一年假期就能多出不少。”李峰表示。

不公平,导致平衡的失去,也让外来人员往往面对异样的眼光,这不仅让外来人员很难融入其中,更重要的是还要面对种种质疑,尤其是外来人员能力参差不齐时,更加深质疑。

“有段时间长城汽车大量招人,往往泥沙俱下,比如在公关领域忽视门槛,有些连稿子都看不懂的人也加入进来。”

现状是,长城汽车军事化管理方式和营销专业经验的缺失,无法让营销人才提供足够展示的舞台,又因专业经验缺失,在管理上更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于是,那些压抑之处就成为人性私欲的蔓延与滋长,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近期,多方人士证实,曾负责长城汽车整体品牌传播工作的前副总裁傅小康在2023年四季度“进去了”,传言涉案金额较大,截至发稿长城汽车方面同样未回应。

颇值得玩味的是,2023年11月,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出席论坛时表态:“……我后来骂我们的人,我说你们连看家的狗都不如,(只会)沉帖、撤稿,天天被动防御。”

这让长城汽车讨论纷纷,认为意有所指,同时感受到了更严苛的管理。“机构还在变革,建立了中台,所有东西都要集中至中台再做决策。”李峰透露。

王晖感受的变化是,办公电脑监管更加严厉,办公软件几乎只能用钉钉,而电脑u盘口都被关闭了,一旦外插就有电脑锁机风险。

如此管理,让人揣摩着信任二字,更多的是归属感似乎对于他们也是一种奢侈的东西。

编辑:袁帅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