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2年起至今,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出口“大户”——上汽、奇瑞、比亚迪、广汽等都开始或已经搭建起自己的远洋船队。

“电车是放在船尾的,我在大年初十过徐闻港的时候特意问了,为什么我们电车要排到最后才上,工作人员说万一着火了,方便直接推下大海。”车主大鹏向记者回顾假期结束驾车离开海南岛抢票上船的经历,依然庆幸自己运气好,“我是刚到海口就订了回程船票,结伴自驾一起来的另一家朋友就麻烦了,只抢到3月初的船票。”

如今,打开“琼州海峡轮渡管家”程序,可查到的售卖日期内的车辆船票,秀英港与新海港两个港口的燃油车船票从2月23日后开始富余,而新能源车船票在3月5日基本售罄,3月6日之后尚未开售。

正如大鹏所说,今年春节,让很多新能源车主万万想不到的是,“来时不易,走的时候更难”。如何破解开新能源汽车上岛自驾这个“难”题呢?

焦点:新能源汽车海运安全如何保障?

1月17日,上汽集团与中国船舶集团制造的第一艘为新能源汽车“出海”定制的双燃料滚装远洋船正式“首航”,同时宣布未来还将有同类型14艘清洁动力远洋船加入上汽安吉船队。

这件事看似与海南自驾游的新能源汽车登船难没有直接关系,但背后逻辑出乎意料的一致——为了新能源汽车运输安全。

上汽安吉物流总经理金麒向记者谈及为何要“自造船”,不可避免回顾了一起让业内震惊的自燃沉船事故:2022年2月的大西洋上,一艘载有3965辆汽车的大众集团运输船,在葡萄牙亚速尔群岛附近海域航行时货舱起火,这场事故一共烧掉了大众集团价值4.01亿美元的豪车以及4.3亿美元的货轮,豪车中不乏奥迪、保时捷、宾利、布加迪等知名品牌。触发这场火灾的,是一辆装载有三元锂电池的大众ID.4。

金麒说:“长时间海运对新能源汽车的安全管控要求严格。由于新能源汽车搭载电池,在高温暴晒或充电不当等情况下,容易在运输途中引发自燃等事故,一旦失控将严重破坏船舶,威胁船上人员、财物等安全。”

在涉及远程海运上,近年新能源汽车一直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传统的远洋船舶已经不适应越来越旺盛的新能源汽车运输需求。从2022年起至今,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出口“大户”——上汽、奇瑞、比亚迪、广汽等都开始或已经搭建起自己的远洋船队。一是为了将航线打通,二是为了安全可控。

再看国内的港口,目前不少城市间的轮渡航线,如烟台与大连间轮渡的客货滚装船,由于条件所限,依然禁止绿牌纯电汽车及绿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乘船。

“今年春节假期海南省骤增的外地自驾车旅游大军,与新能源汽车有限的过海‘运力’之间,出现了较大的供需矛盾。”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正因为当前海南省三个港口的运输船大多是“油车”与“电车”混搭,出于安全考虑,新能源汽车“登船”的数量自然无法与燃油车摆到同一水平线上。

选择:新能源车主“人走车留”或车辆托运

当有新能源汽车车主发现能买到的小汽车船票得排到3月1日之后,开始了各种途径的离岛,“人走车留”成为明显现象。

有负责港口托运的公司相关人士透露,许多急着离岛的车主将车开到他们公司附近停着,已经停了上千辆。该人士说:“因为政策原因,需要3月5日后才能开始接单处理。”

记者近日致电海南12345市民服务热线,以及海南三个主要港口:新海港、秀英港、南港服务热线了解到,目前旅客依然只能在线上购票,2月底前新能源汽车买不到票的情况依然严峻。

工作人员也证实,由于新能源汽车在船舶载运的过程中,有特殊的安全装载要求,并非所有客滚船都可装载新能源车辆,且每艘可装载新能源车辆的客滚船每航次仅能装载新能源汽车10~18辆,必须放置在船尾等位置。这也成为新能源汽车过海船票一票难求、排队20小时才能上船的原因。

在问题曝光后,各方都在积极解决问题。

据悉,当前海南已增售新能源小车专班的车票,同时推出了“人走车留”的出岛备选“第二方案”,即车辆“托运出岛”措施。不过托运服务自理的费用同样不菲,如海口到北京需要3000元,送达时间为11~15天内;三亚到长春为3600元,送达时间为13~17天内。同时,随着航运公司逐渐增加新能源汽车出岛的名额和相关船只,偶尔也能在“琼州海峡轮渡管家”上“捡漏”船票。

记者留意到,车企也快速官宣为滞留的车主提供积极的帮助,如东风岚图、阿维塔、深蓝、长安启源、领克、一汽大众等宣布为新能源汽车的车主提供过海托运,以及寄送至全国等免费服务。

这些雪中送炭的措施,缓解了不少新能源车主的焦虑。一汽-大众ID.车主李庆(化名)从大年初六开始“刷票”,却一直买不上票。他无奈地表示,“每天按点打开小程序抢票,几乎都是秒空。后来干脆让老婆孩子买票先走,我自己请了年假,留在海南等待‘船票’。”2月21日,他思考再三,决定将车交给品牌方,自己先买机票回老家。“因为船运运力有限,品牌方也没告诉我具体什么时候可以运回来,但都在想办法。”李庆表示,多得车企及时出手相助,起码他不用再继续耽误工作。

“预计滞留海南的ID.车有100多辆,前期已有20多辆向我们求助,数量还在增加中。”一汽-大众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此外,阿维塔方面也告诉记者,从2月18日发布消息后,已有来自上海、西安、郑州、重庆等10多位车主陆续将车辆交给他们。

思考:“离岛难”破局需社会配套资源

据海南海事局发布的相关消息,此次参与春运共有54艘客滚运输船舶,并在徐闻港投入了“专船专班”运输船,一次可运输新能源汽车66辆。有业内人士指出,结合日常海南省自驾上岛的体量来看,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并增加大型的出入岛运输船目前并不现实。

作为参考,据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目前一艘传统燃料205000—210000载重吨Newcastlemax型散货船新船价格约为6950万美元。业内人士指出,如上汽双燃料滚装远洋船的船价可能高于每艘8600万美元。

不只是造价,还有时间。据介绍,一艘能随时监控新能源汽车安全的新型远洋运输船,制造时间需要两三年,从设计方面更是与一般运输油车的有所不同。

金麒介绍,以上汽7600车位LNG双燃料滚装远洋船为例,从船身设计开始,13层舱、13层甲板,都是为新能源定制,同时,包括车之间的间隔位置、全船Wi-Fi以及热管理系统定制、1300个全船分区温度感应,包括电池标准。

综上可见,新能源汽车“离岛难”背后,是社会配套资源在应对新能源汽车市场飞速发展的不足。

海南省新能源汽车促进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得益于海南省政府的大力推广政策,2023年海南省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达到了50.8%,在全国省级地区中位列第一。

在新能源汽车普及“一马当先”的海岛上,新能源汽车进出港问题被摆在了面前。而且,若不是龙年春节,公众可能都忽略了:原来新能源汽车运输过程存在一定风险。

从全国范围来看,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也已开始突破30%,越来越多人在重要节假日将新能源汽车作为自驾工具。

“海南这边自驾电动车还是很舒服的,充电桩也比较充足,就是没想到离岛的时候票这么难买,比几年前来的时候困难多了,而且还有对新能源车的登船数量限制。”刘先生说,他去年更换了一辆电动车,今年春节前驾车进岛自驾游。

面对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发展和快速普及,不仅补能,还有运输等都成为摆在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当前,部分社会资源配套的速度正落后于‘电车’的渗透率。”一位研究社会经济的学者告诉记者,短时间内新能源汽车的“船票”供需预计依然“捉襟见肘”,短期内不可能迅速解决。他建议,前往自驾旅游的车主早规划早作准备。

条例

作为国内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2023年12月6日,海南省交通运输厅、海南海事局印发《琼州海峡新能源车辆滚装运输作业指南》,要求登船后新能源车辆应在船上划定的新能源车辆装载区域内集中停放。同时,每航次载运新能源车辆的数量不得超过船舶载车定额(以小车计)的10%,且总数不超过18辆。

数据

海南省新能源汽车促进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得益于海南省政府的大力推广政策,2023年海南省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达到了50.8%,在全国省级地区中位列第一。

而且海南省还率先公布了“燃油车禁售”时间表,计划在2030年停售燃油车。为实现这一目标,该省宣布将在2024年推广超过10万辆新能源汽车。

编辑:袁帅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